當前位置: 首頁 > 華藝歷史 > 文章正文

華藝五十年回顧

HXJANG 發表於 2015-12-22 01:15 | 來源: | 閱讀 290 views

作者: 楊華漢

1966年聖誕後第三天,我和母親以及兩個弟弟,以依親的名義离開了我出生和長大的香港,移民到人稱”金山”的三藩市,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摸索著走向一個不知未耒嶄新的人生….

生活在美國已20多年的父親,頗能理解我那時初到异地,一介無業游民寂寞,徬徨的心境,建議我別急著找寻工作,先上社區學校補習英語,同時,他知道我在香港和台灣唸書時酷愛攝影,還加入了多個當地的攝影社團,在父親十多年的老朋友,也是已故華埠知名職業攝師李少吟老師的推介下,1967年中,我正式加入剛成立不久的華藝攝影學會.老實說,那時我本意只圖認識一些朋友,參加一些攝影活動,打發一些課餘閑暇無聊的時間而已,沒想到這一加入,華藝竟陪伴了我大半生,屈指一數巳是49年光景,我也儼然成為華藝一部活生生的歷史,年前本會已故創會者之一趙煖沛兄曾寫過一篇華藝創會至近年的記述,文中重要事跡己大置無遺,但記憶中感覺其中尚有些可以補述的內容,近日有些會友鼓勵我寫下耒,好讓後來的新會友有所知聞,幾番躊躇,基於會史傳承,深覺頗有意義,願盡一己棉力留個記念,唯數十年未嘗執筆行文,用字遣辭多有錯漏,歷經50年諸事,亦難免有混淆不清,希望有所知所識的會友,不吝賜教,指正和原諒.

華藝會史,到今天約略可以分為三個時期,笫一期: 會所設在市德頓街夾沙加緬度街遂道口,面對現為安老自助中心一個土庫,光線微弱,地方狹小,只有一廳一小廚房,廚房簡陋地改裝成暗房,當時會員約有30多人,每次開會,大家緊擠在一小廳之中,坐位有限,遲耒的會友便要站著,甚至有些人要屈在暗房門邊,雖然地少人多,但場面熱鬧,气氛融洽,當時會友可以分為老成派和青壯派,比例大概各佔一半,年齡在30多歲以上的會友,多的不是真正喜歡攝影,而志在約上幾位朋友,一起聚聚,入會也就是圖有處地方聊聊天,打打養生麻將,消磨一些工餘時間,而青壯派則多是年輕在校的大學生,亦有的是攻讀攝影的科班高材生.例如現任本會副董事長李良,名揚中外攝界的曾睦邦和黃文偉兩位攝影大師,這一群年輕人無論是基於興趣,還是基於繳交課業,他們才是真真正正的攝影發燒友,每到周末便成群結隊,約集在會所研究,討論,聊天或出發獵影,可以說會所環境雖不理想,但攝影風气鼎盛,活動頻繁,那時,會內活動訂定每個月笫一個周末是月會,第二和笫三個周末是室內或室外攝影活動,或是邀請攝影名家講座,最後一個周末是月賽,月賽優勝的作品則作為代表本會參加北加省攝影聯會(N4C)月賽,當時本會參加外界舉辦或協辦的攝影活動頻繁,例如參加N4C每年在金門公園舉辦攝影日(Photo day)的攤位擺設比賽和攝影活動,本會榮獲多次冠軍, 全体會友齊聚酒樓舉行春節聯歡慶賀新年,夏天在公園舉辦會友家庭燒烤野飧郊遊大會,還記得當時有一位來自香港,定居二埠沙加緬度市,年輕貌美的女會友,也是來自香港著名歌舞明星的胡若蘭小姐,她歷任該市市立大學民族舞蹈科系導師多年,她和她舞蹈班的学生也就成為華藝最熱心的當然攝影模特,(可惜天妒紅顏,多年後因血癌逝世), 華藝也曾多次舉辦聖誕和新年舞會,讓年輕會友盡歡同樂.每次各種聚會之後,必會拉大隊浩浩蕩蕩到飧館聚飧,大擺龍門陣,天馬行空,自由談笑,聚飧採行AA制買單,由譚啟華會友主持拈龜,抽得最短牙簽的一名會友免費,每次拈龜活動,既緊張亦有趣,常常是滿座笑聲不絕,盡興而歸,….此外,本會還多次邀聘中西美女,舉辦室內和郊外人像或人体攝影實習,…本會成立翌年(1968年),得到中華總商會認同,撥出經費贊助,於農曆新年慶會期間,開始舉辦第一届全美公開攝影比賽,優勝作品,在本市華埠國民銀行(即現今都板街夾積臣街之花旗銀行)展覽廳隆重展出,時任華埠國民銀行總經理,也是本會顧問駱來添先生,非常贊佩華藝不求名利,提倡影藝的無私精神,熱心借出該銀行在華埠黃金地段的展覽廳,作為本會作品展覽場地,當年華埠小姐選美全体佳麗蒞臨剪采,並為展會哺士造像,精美巨像聳立在展會窗櫥極為吸睛,成為全美囑目的慶會徵象之一,這項攝影比賽連續舉辦了八届至1975年……總的言之,那些年華藝會所環境雖然不是很理想,但气氛却是最Hight的時代.

好景不常,70年代初期,業主通知要收回會所,華藝被迫要覓地搬遷,在巳故黃道華會長和蕫事會同人多番努力奔走之下,終於遷至跑華街夾柏司域街角一處樓面,華藝也就從這裡展開會史上笫二個時代………這個時代也可以說是華藝最輝煌,也是最艱難的時代,我們有了一個寬廣舒適的會址,樓面一個可容數十人坐立的展覽大廳,一個安靜优雅的辦公室和會議廳,另外還有一整層樓下土庫儲物室和闊大的暗房,在這時期,華藝會員的作品,巳漸漸揚名北加省攝影聯會(N4C),該會是由數十多個中西攝影屬會組成的聯會,(每屬會各有百數十名會員),代表華藝參加N4C月賽,年賽的會員作品,連續多年囊括該聯會各項攝影比賽的絕大部份獎項,与此同時華埠另一個歷史悠久的中原攝影學會,無疾而終,華藝也就名正言順地成為美西華人最具代表性,也是唯一的攝影社團,吸引來很多有實力的高手(如連續三年榮獲美國攝影學會世界十傑榮銜的已故蕭德泉會友)和愛好攝影的新移民(如來自越南另一世界十傑的已故單雄威會友),華藝此時會務蒸蒸日上,聲譽正隆,1976年,本會積聚了豐富的舉辦比賽经驗,经過多番廣徵資訊,審慎研討,完善準備,在得到美国攝影学會認許,在該會美西區代表花倫律師的積極支持和幫助之下,本會全体會員通力合作,1976年春天,经全体會員大會議决,正式舉辦笫一届國際攝影沙龍,華藝昂然加入世界攝影主流,開創立會以來最輝煌的時代.這項國際沙龍後續舉辦了十一届,直至1986年……

又是一個好景不常,華藝會址再一次面臨被業主收回,又一次面臨被迫搬遷的惡運,但這一次另尋新址更為艱難,因為華埠寸金尺土,適合方便會友聚集的地点难尋,華藝是一個非牟利學術團体,會無恒產,只靠三數十會友繳交的會費和熱心人士區區小數目的捐助,維持會址租金以及會務日常雜項開支,本來就巳經是捉襟見衬,财政拮据,能找得到的地点,租金却又負擔不起,無奈之下,只好收拾必需之物,暂时分别存放在数位會友车库內,實行没有會址的临时流亡政府……这是華藝由最風光轉為最黯淡的時期,而這惨淡的日子是那麽漫長,會友們雖然仍舊鬥志不減,心懐希望,但希望在那裡?沒有人知道,苦難的日子似乎遙遙無期……”華藝不能散”,這是大家共同的心声,董事會决定是會址可以暫時沒有,會務却絕不能停擺,每月一次的月會一定要繼續維持,决定每个月的第一个周末晚上,輪流借黄文偉和朱建平等會友開設的”联藝”和”藝舍”攝影公司召開月會,商討重要和重建的事務,与会十多二十名死忠的董事和理事,背負着華藝生死存亡的重任,大家心情都很沉重,沒有會所,沒有活動,眼見仍然保持联繫的會友愈來愈少,於是有人提議為了留住會員,暫時停收會費,此議經多數通過,是晚董事長黄道華因事忙缺席,翌日他知悉後,大不以為然,其後一次月會,他獨排眾議,以重要議案不超過出席人數2/3堅决推翻,理由是華藝本來便巳經缺乏經費,若停收会費,未來租賃新址錢從何來?最後雖然協議,改為照舊維持收費,但此案造成很大困擾,部份会友認為巳經多數通過議案,却因一人堅持而可以推翻,今後開会議案有何意義?! 其實這两種不同的意见,後來証實產生的結果都是一样: 那就是:沒有會所,根本上见不到人,很多会友流失了,基本上也就收不到多少會費,沒有经費也失去很多會員,那時華藝真的是命懸一線,幸而在生死存亡之際,在黄道華故董事長日夜奔走之下,得到當時本會一位顧問黄汝湘先生幫助,業主願意以極便宜的租金,將現址土庫租賃與本會,但當我們第一次進入此處,目睹樓況之腐爛和崩壞,令人難以相信,甚至頭皮發麻,禁不住抽了一口涼氣,原來這處土庫前身是五香齊豆腐廠,數十年來潮濕霉蝕失修,無論牆壁,天花板,地面到處都是破破爛爛,臭氣彌漫,中人欲嘔,水電設備不全,滿目瘡痍,体無完膚,…..大家馬上就想到只靠三二十個會員微薄會費收入,連每個月區區二三百元租金都捉襟見肘的華藝,如何去裝修會所? 但此處机會實在不可以放棄,因為想要在尺土寸金之華埠中心,尋找一處方便會友聚集的會所,有錢都難,何況一貧如洗的華藝會?!經過寥寥十個八個董事多番商議之後,決定全体董事和會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實行購備材料,我們自己動手裝修,當下推定由黃道華統籌,雷燃燦和關超任總工程師,率領各會友在每週末兩天全日工作,此外,平日工休或下斑後有時間的會友,自動自發到會所開工,群策群力,眾志成城,經過數月辛勤勞動,華藝新址會所終告奇蹟似完成,雖然限於僅有貧瘠的人力物力財力,不豪華,但舒適實用,會所開幕酒會上,冠蓋雲集,新舊會友濟濟一堂,場面非常熱鬧,顧問駱耒添先生致詞:華藝無產業無錢財,有的只是不認命,打不死的勇氣,萬眾一心,眾志成城的犧牲精神.會員大家內心興奮激昂.却難抑眼中熱淚盈眶,….

那些年,匆匆過去了,華藝遷入現址後,會友作品依舊雄霸N4C多年,農歷新年期間与舊金山總商會連續合辦過十一屆全球國際攝影比賽,, 華藝在李國柱會長多年領導之下,2003年於三藩市國父紀念館舉辦唯一一次攝影名家何藩,陳汝炬,單雄威,李健暉,梁國冀,曾國城等,聯合本會好手作品展覽義賣,為本會籌募經費,……,此次展覽義賣,除了為本會籌得一筆經費開展會務之外,更重要的是加入了不少新會友,又得到胡新,李良,和後來更有美國職業攝影大師曾陸邦等舊會友歸隊,華藝一時生氣蓬勃,欣欣向榮,其後多年,胡新會長推行每月名家學術講座,每年組團前往中國与各地省市會員攝影作品聯展及旅攝採風。

自2013年新任鄭向陽,關文潛兩位正副會長接任,領導各位董事,理事充力合作,會所經重新裝修,增建最新高科技聲光投射設備,煥然一新,典雅華麗,每年會慶舉辦會友作品比賽,編印影集,設宴酒樓,冠蓋雲集,華藝會務蒸蒸日上,氣象萬千.聲譽正隆,羸得中外人仕,僑社稱譽,這都是歷屆領導群和各位會友上下一心,努力不懈所致,值得我們欽敬也值得我們每一位華藝會友驕傲,希望華藝同人繼續努力,繼往開來,再接再勵,將我們華藝”發揚影藝,聯繫僑誼”的會旨發揚光大.

**** 後附: 謹以此拙文,緬懷和向本會歷屆諸位會長致敬—(排名不分先後任屆)
黃道華, 胡新, 李振興, 黃文偉, 楊華漢, 許啟河, 伍啟時, 蔡永松, 李國柱, 鄭向陽..

2015年

關鍵字:

我要評論

你必須 登錄后 才能對文章進行評論!


返回首頁 | 關於我們 | 聯系我們 | WordPress